杂交婴孩

你犯了很多错,现在改也许来得及。

听,亲爱的,听温柔的夜的脚步。


就稍微试、试一下这样上色。

哎叠色好难,没有素描基础感觉连明暗关系都画不好,很勉强地涂成这样之后忽然失去所有梦想.jpg【

于是擦掉了背景所有的花因为实在是画不出来了太惨了

暑假好像完全没有画画…随便拿手作填充一下lof好了。

虽然讲起来由于一边补番一边勾的原因不知不觉漏了几针等到发现已经晚了【(^_^;)

再不把这朵花送出去估计又要被自己压坏了,话说回来之前做的一小束已经被压坏了啊所以和大花固定在一起的小花到底怎么保存呢。

不过说起来似乎自己好像向来对成品的态度非常地不够珍惜,“做的时候开心就好了”。

“这段本该毫无价值的时间不是因为它的产出而获得意义,而是因为消磨它的方式才产生了意义。”

应该是这么回事吧。


诸多拖延后还是来写一下repo。思来想去竟然不知从何开始,这大概不太像仅仅针对live的repo——有非常多的话想说,即使过了这么久,感触都不曾失去光亮。


以上是这次在留言簿上画的曲绘,匆匆忙忙地当时也只是模糊地给自己留了个影子。不过本来这些内容也并不属于自己。我又从来不曾创造,也只是众多的被rad带来的爱所感动并有感而发的人之一,总感觉说来说去自己也不过和大家一样,所以我自然最喜欢、最渴慕的,就是洋次郎这样的创造神。他们是星星,我只是观星者,只能被世界的奇迹摄取呼吸,只是被星空垂爱的某一代人。想了想我们与星星之间的关系,确实不错,多少年后,人们仍能看到他们闪耀的样子。

本来谈到“爱”,是不应该过多地谈到“自我”的,因为这份爱全是因他们而生。但是仔细说来,真正使人感受到幸福的除了他们,当然还有在同一片天空下的各位。各自拥有不同的故事,但却都深爱着星星,仅仅是这样就能够感受到自己不太孤独。因此我想,观星者的故事自然也与星星有关,是这爱的一部分。

说到本人的话,可以说是相当淡漠的人。曾经觉得自己离乡久而远,可以放开乡情又可以放下归属感。对人也冷淡,除了一两个朋友其他人可以一概免于交流。喜欢的东西都是假的,从妄想中才能找到“爱”。但是rad的歌却让我看到了真实的存在,对于我而言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感情世界。没有见过这样陈恳又羞涩地唱情歌的人,没有见过那么有趣地编排歌词曲调的人。

如果自己也能够这样温柔,是不是就能够沉浸于幸福呢?

我第一次被野田清澈的声音所折磨是タュタ,当时心里总是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这种彷徨的少年般的音色。这首歌给我构成了一个永恒的意象,永远永远地求之不得,孤独摇曳。无论何时一想起那歌声,还是难以克制地心酸。

已经这样温柔的人却也这样脆弱地渴望着什么,这让我有的时候也能想起,啊,这世上仍有这么多人如此真挚地活着,我这样冷淡是错的,不值得自豪,也不能被爱。没有感情是不对的,爱是正确,可以卑微,可以狂热,但不能不爱。对于rad,我就时常怀有这么一些心酸,听到感人的歌也心酸,听到快乐的歌也心酸,听到有趣的歌也心酸——这是我难以触碰的世界啊。

所以演唱会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会一直痛哭——看着他们在光芒之中,为自己不能在其中融化而悲泣。但非常意外地,第一首歌之后再也没哭出来,偶尔涌上伤感也很快被兴奋和幸福感填满。结束之后,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充盈太充盈了,轻飘飘的,一个没有悲伤的晚上,他们只留给了我幸福。只有此时才体会到,之前的那种求而不得,看到他们那么闪耀的表演后,全部烟消云散,那份温柔是真实的,是属于每个人的。

这大概证明了关于感情泪水并非唯一的量度?

对于只会用大声哭泣、只会用声嘶力竭来表示在意的我来说,他们的温柔再次再次地拯救了一切。Radwimps能让情感空洞的家伙认识到爱,也能教他们学着去爱。非常纯粹地高兴了一个晚上,并且还能够高兴很久很久。这么说来,幸福应该是能让人笑的——这是他们所告诉我的。

所以喜欢你们,爱你们,听到你们就高兴。为什么你们能够让人幸福,所谓的天使大概是这样吧。因此自己又开始不满足,希望自己也能够成为这样的人,希望大家,希望大家能够一直在一起,希望未来还有爱。能说的真的太多太多了,我想,如果你们仅仅对于每个人都是“感动”这样笼统的影响的话,那rad也不是rad,而是说,在你们的影响下,我们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们都会成为星光。

 ————————

那再简单地提一下留言簿的内容,当时陷于曲绘占了太大面积还有语言障碍,写得很少。

第一次知道RADWIMPS?

啊……草稿太太【完全地暴露了。

最喜欢的歌是什么?

这个真的很难说啊……留言簿上是列了特别多,还写了“有很多喜欢的不代表都只是普通地喜欢,而是喜欢的无限次方!”这种相当……元气的说法。但是在此,真的要非常诚恳地说,因为对rad的歌绝不是一首两首的喜欢,而是每一首都能带来特别的感动,这是爱而不是别的。

想对radwimps说什么?

留言簿上因为没什么位置,只是非常大而化之地写了祝福。我当然是很希望野田他们能够知道,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够因为他们所传达的爱而有所改变,这种感谢,是道不明的。


————————

写在repo后

之前其实一直犹豫写不写,并且不停地写写改改。因为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在心里感受到了,那就这样了,写来写去可能也是那么地苍白。总之最后,想说的话说了多少只有我自己知道。果然磨磨蹭蹭过了快一个月,整个人又变得理性,通篇下来居然没有一个“可爱”【笑

引用一下朋友的话,演唱会那天我们可都是喊得跟尖叫鸡一样:)

曲绘画得不大好,临时用马克笔上的色,大概哪天会再重画并发表一下吧。

一直以来在发言上也有所克制,因为知道网络是开放的平台,自己有不喜欢看到的,也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干扰了大家观感,大概针对不特定的多数人,我总是惴惴不安。因为我一直在lof上瞎画画,很少说什么有关现实的事情。总之这个有点长的repo万一打扰了谁,那真的是抱歉了。新的一个月开始了,祝大家都有好心情XD)))


整个六月因为学习十分焦虑……一紧张就不敢摸鱼【看着空空的六月如是说。

死赶活赶给朋友画了生贺。恭喜成人!可以合法黄了!

咸鱼了两天忽然画个阳毬。

之前断断续续看完企鹅罐后感觉堵得慌,大概我还是不擅长接受所有的希望和梦想被外力所破坏、每个人都伤痕累累的故事,哥哥们一直在拼命努力让人太心疼了。

特别喜欢阳毬!哎她简直是天使。

【我再也不用360加速球了,直接关了我的sai,而我还没保存。


给朋友的生贺,希望她今后顺利。

画风的话感觉自己梦回初中……这、惊人的熟悉感,果然是多年根本没有进步吗【笑

加班炸了……断断续续弄了有三天【

rows of houses all bearing down on me
i can feel their
blue hands touching me

画的时候想的是Radiohead的这首street spirit,不过还是和这首歌没有关系啦【笑

随便涂在画纸的一角结果发现位置不太够,扫描分辨率不高导致用sai修修补补的线条和铅笔稿完全不一样,完全不敢放大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