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交婴孩

你犯了很多错,现在改也许来得及。

 @晨光熹微。  充满纪念意义的出本,无论如何也要repo一下。


----------------------

这次的图依旧也没能去表达故事,而是停留于印象。

p1类似于fever亚瑟的印象图

p2fever一开头便提到了抽烟,并不是描绘了那个场景,只是单纯的画了一个抽烟的亚瑟而已

p3来自于《2+2=5》的印象,灿然的阿尔弗雷德

p4拍一下实物,非常地棒!啊那个明信片……咳咳,之前画完后自己私印的,没想的真的会出本,干脆一起拍一下好了,拿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呢。


------------------------

算起来这是第三次repo了。然而用了三个号来发。

http://dollarswater.lofter.com/post/2d98b1_11872b0 感谢一开始朋友帮忙发

http://lamaqualung.lofter.com/post/39bfe8_9300c73 之前为了回复太太顺手申的号


repo此前有过关于作品的,因此这次大概是类似杂感的东西。

对作品本身就简单地说一句,一切吸引人的所在,于其挣扎两难的隐秘结构之中。

下面随便说点什么。

之所以人会喜欢看各种各样的作品,大概就是因为,人总会对与自己不同的生命产生渴求,所观察到的一切与自我相异的,会让人体会到世上有着其他存在的幸福。

同人文从一开始我就没怎么看,初中时刚好看了《1984》后看过一点《2+2=5》,那时也有听过Radiohead的这首歌,不过究竟来说,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这些都太深了:)。不过太太的作品是我的初始和唯一,米英我基本没看过其他的,因为入坑作是草稿太太的手书mad,所以米英在我印象中一直是非常悲切破碎的画面,因此依子太太的文字于我而言刚刚好是以文字形态出现的这种意象。相对于此,其他的同人大多显得浅薄了。

正因如此,它和我当时看到听到的一切作品,我认定它是“有趣”的。因为它在不企求共鸣的独立表达中,去描绘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新世界(人),反倒引起了阅读者内心对这般生命深深的陷落。也就是说,在呼援无门的同时,却引发了其他人心中的救赎之意,触发了潜藏的孤独感。

我详看是在高中——有时候回想会觉得幸亏自己看得晚——那时才明白何谓有口难言,何谓复杂,更是体会了所有企图描绘世间温暖大爱的东西或是什么朦胧的忧郁反而是无病呻吟,如果不一样,就无需趋同——因为人心中有着更为隐秘的世界。所谓的有趣,就在于不同,美丽的东西也是一样,不论是痛苦还是其他,都诞生于趋同中的一丝逆流。文字,画面与歌声,在此汇合并点出了答案,此后,才学会去追求有趣与美。也许许多人更为热爱鲜花与赞歌,但孤独的花园却少有人珍视。后来看过《窄门》,想起来,倒是觉得亚瑟像阿莉莎,在对于完美的追求里反而陷于孤独,求之不得,窄门不容二人并肩而过,最后反而发现,有着致命吸引的终局一直朝自己敞开怀抱。在每每想起亚瑟的同时,也会想起太太的作品正是一切的起点。

我曾经的话,非常希望从任何作品中去窥测“作者究竟在想什么”亦或“作者想要表达什么”,大抵也是出于上述的对于作品的一种态度,因为作者终究是作品的影子中最为真切的那个形象,最为鲜活的生命;也觉得这是对作品的一种诚意,去试图理解作者真正想要表达的。但是慢慢开始感到,这种思路并不一定对,不管作者本人是否希求理解,是否呼喊着什么,然而残酷的说法是,并没有人能够完全理解另一个人。更为客观的讲,在艰难的抒怀,挣扎的吐露之中,言辞本身早已失却了含义,顿时心中便只剩一个幻影,对于传达与接受的双方,影子都有它自己的样子。每个人都会从中感知到一点内心。读书时有两种自我,发现他人,发现自己,自我的感触也非常重要,而这,也正是作品对他人的影响所在。太太的作品无疑是能做到的,从我初中到大学,这种感受从未消退。这么长的时间里,也实在没有想到,印象能够伴随着自己就这么长大了【笑

太太的作品感觉上接近于日语中所说的私小说,自我是若隐若现的……我现在已经不试图去窥探里面的我究竟有多少现实的成分了。到现在,本子也终于收到,那种尘埃落定的感受顿生;同时也觉得,实在也惊扰了书中人,打扰了太太很多,说不定真的是该说声再见的时候了,哦,还有很重要的,谢谢,谢谢,就算过去很久,但是作为初始的令人惊艳的美丽,时间于它,就像是有什么不断断做两段,即便模糊、消磨,但始终存在。如果太太能够真的知道,您的作品对许多人有着非常与众不同的意义,也能够时不时地感受到幸福吧。我也想跟看过这个作品的大家说,它是能够引导人的,我看过,以后也会看到更多有趣的、深入的思考,与各式各样的世界的幻影,还有非常多丰富的东西去阅读,去感受,但它于我会是一个起始之匙——不知是否有人与我同感?

-----------

刚刚收到了本子,装帧设计都十分亮眼呢,现在谜一般地欣喜。

补充一下,这个repo从太太说要出本时就开始写,其间东添西添,零零碎碎地弄了挺久,但心情依旧无法穷尽,也可以说是一种未完吧,许多时候言辞不及说出心情便已褪色,之前是将这个作为最后来写的,但发现太太仍会活跃,忽然就觉得还会有很多机会去表达,也算是幸福的残缺呢:)

总之。

祝安好。


评论(6)

热度(86)